鬼山窈 - 第六十一章 卿离篇 吃醋 腓腓记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我要书林吧小说,点击进入

????卿离抬头对上夜暝深不可测的目光后,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,只听夜暝继续说道:“起身吧,你的伤还未好利索,便不必行礼。”

????卿离将信将疑地回到榻上,夜暝低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,“你是我殿里出来的人,大哥对你自然会防备些,如此便可打消他对你的戒备,所以说,你做得很好。”

????大抵是因为方才牵动了伤口,心口处仍在隐隐作痛,疼得卿离忍不住深吸了一口气。

????夜暝微微垂眸,望向榻上的女人,整个人似乎瘦了一大圈,便显得下巴极尖,苍白的一张脸上几乎没有血色,可是他却忽然觉得这时的她眼角眉梢都充斥着一丝病态的美艳。

????夜暝的目光慢慢从卿离身上离开,最后落在一旁的锦被上,听说浮弈一连半月都宿在这里,想到两人同床共枕了数日,他略略收紧了手臂,连他自己都不曾发现。

????“大哥他,可曾发觉”半晌后夜暝开口问道。

????卿离知道他说的是什么,只能如实回答道:“炎王他从未碰过我。”

????“他没碰你”

????卿离点了点头。

????夜暝微眯了眼睛,一个男人同一个女人同床共枕了多日,却什么都没有发生,除了男人还在心存戒备之外,那就只有一种可能。

????而卿离受伤后浮弈的表现更是说明了一切,于是夜暝目光一紧,看似无意地说了一句,“大哥对你似乎十分上心。”

????此言一出,连他自己都不敢相信,他怎么会因为一个女人说出这种醋话

????不过卿离似乎并未参透他话中的意思,额头已经开始冒汗,颤颤巍巍地说道:“奴才是您的人,绝对不敢对炎王心存任何的肖想”

????“那就好。”

????不过一个奴才罢了,他堂堂一个厉王,怎么会为一个奴才争风吃醋,夜暝这样安慰自己,然后努力让自己不再去看她。

????一月后,卿离的伤慢慢痊愈,已经能在辛辛的陪同下,四处走动。

????而浮弈来卿离房内的次数也更加频繁,这日下午,浮弈早早地处理完神殿内的事务,便来到卿离房内,原本在一旁侍奉的辛辛见状急忙退下。

????见浮弈端出棋盘放到桌上,卿离显然有些尴尬,于是吞吞吐吐地说道:“妾身,不会下棋。”

????望着卿离如临大敌的模样,浮弈有些忍俊不禁,于是开口:“没事,我教你。”

????在浮弈的耐心教导下,即便卿离资质不高,也勉勉强强算是学会了。

????虽然在浮弈让她九子的情况下,还是会输掉棋局,但卿离还是乐在其中,总算在枯燥漫长的日子里寻了个乐趣。

????对弈时,浮弈忽然握住卿离的一只手,笑着说道:“这棋子是由上好的暖石制成,是上贡来的宝贝,父君赏给我,我现在将它送给你好不好”

????这样被他突然握住,又听得他要将这上贡来的宝贝送给自己,卿离惊得白子差点落在棋盘上,“这礼物实在贵重,妾身”

????“什么贵重不贵重的,让你收着你便收着。”浮弈有些不高兴,却又补充道,“况且我这殿里最贵重的就是你了,这棋子配你,正好。”

????卿离听完他说的话,顿时就红了脸颊,连耳根子都跟着红了起来。

????夜暝觉得她害羞的模样实在可爱,于是伸出去抚上她的脸颊,指腹摩擦着她的肌肤,眸光深沉,良久后说道:“所以,你要陪着我。”

????有时候戏演得久了,连戏中的人自己都分不清楚。卿离有时候会忘记自己的身份,甚至会认为自己真的是浮弈的侍妾,她贪恋浮弈的怀抱,甚至贪恋这里的一切。

????可是总会有人清楚地提醒她,这一切都是假的

????开春不久,魔君便病倒了,而且病得蹊跷,没有任何征兆。这魔君虽然年事已高,身子却一向康健,这样一来,便急坏了魔族上上下下的官员。

????浮弈也因此被召到魔君身边伺候,这也使得卿离见浮弈的次数少之又少,每每看到浮弈紧皱的眉头,卿离的心也会跟着揪了起来。

????魔君的病久治不退,于是压胜之术的传言就此流传开来,而就在这时,卿离却接到了夜暝的命令,要她将诅咒的偶人置于浮弈殿内藏好。

????夜暝的心思已经很明显,魔君病重,浮弈便是最大的受益人,若是偶人的事情败露,浮弈一定会成为众矢之的。卿离此番也彻底明白,夜暝野心勃勃,之所以一直派人刺探浮弈这边的消息,是想取而代之

????卿离只觉得手足一阵冰凉,原来这才是夜暝的目的

????入夜后,卿离将自己蜷成一团埋在被子里,却是怎样都睡不着,即便裹紧了被子,身子却还是感到一阵冰凉。

????感觉到有人推门进来,那人脚步声很轻,生怕惊醒了卿离,以致于坐在榻边脱靴子的时候,都显得小心翼翼。

????浮弈看清榻上眼睛睁的极大的卿离,有些微微皱眉,然后翻身上榻,将她圈进怀里,“这么晚了,还不睡”

????靠在浮弈怀里,卿离的身体才慢慢地有了温度,她不敢去看他,轻轻将脑袋靠在浮弈怀里,许久没有答话。

????“怎么不说话”浮弈内心疑惑,伸手覆上卿离的脸颊,却意外地触上一片湿凉,他低头仔细去看身旁的女人,有些手足无措,“怎么哭了”

????卿离不说话,哭的更加厉害,伸手紧紧地环住浮弈,生怕他下一刻就消失似的。

????“这是怎么了又做噩梦了吗”想起她有几次便是这样,于是浮弈轻声安慰道:“没事了,我知道你从前受了许多苦,不过我既然收了你,就一定会保护你,处处护你周全。”

????卿离抱着他,只一味地抽泣,直到在浮弈怀里睡着,脸上仍旧挂着泪痕,浮弈忽然觉得这个女人实在有些让人心疼。

????第二日卿离醒来时,浮弈已经不在身旁,她知道,浮弈大抵又是被传到魔君那里近身侍奉了。

????卿离没有梳洗,叫辛辛取来火盆,辛辛原本还在纳闷,都已经开春了,还点什么火盆啊不过卿离却告诉她,是因为早起身子有些冷。

????见辛辛取来火盆后,卿离命她出去,然后径自走到柜子旁,取出偶人丢进火里,那偶人遇了火,即刻便化为了灰烬。

添加书签

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/提交/前进键的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