鬼山窈 - 第八章 颜值的重要性 腓腓记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我要书林吧小说,点击进入

????司锦抬头望向那人,只见那人面如冠玉,眼睛竟是流光溢彩的琉璃色,转盼多情,语言若笑,平生万般风情。虽是男性,却生的异常俊美,看年纪最多也不过二十岁。司锦自小养在深闺之中,除了父君与司悠,便也再也没有接触过陌生男性,以致于司锦在望向男子的时候连呼吸都忘了节拍。

????只听得那男子继续说道:“我家世代修炼茅山之术,在下不才,却略懂化解之法,将此孽障交与在下,诸位也可放心。”

????男子走上前去,将司锦抱在怀里,众人见此情景,急忙让出一条通道,好教男子离开。

????那男子不是别人,正是河伯冯夷,这也就成了司锦与冯夷的初见。

????司锦靠在冯夷怀里,只闻得他身上淡淡水香,可是马上就陷入了恐慌之中:他该不会要杀了自己吧再抬头重新审视了冯夷,司锦马上就打消了这个想法:他生得这么好看,想必不会是坏人。

????听到这里的时候,白止的世界观彻底被刷新了,不禁感叹司锦到底是年少不更事,很傻很天真啊,然后白止顿时就对这个看脸的世界绝望了。

????不过话说回来,司锦的确没有看走眼,冯夷并没有处置司锦的意思,而是将她带到河边,低声说道:“这里没人,你快些走吧,以后再来人界的时候可要小心些。”

????冯夷的举动,也算是真正意义上的英雄救美,不,准确地说应该是英雄救“鱼”。这种情况下,只要英雄长相还过得去,被救的女子怕是都要说上一句:“小女子无以为报,唯有以身相许。”更何况当事的英雄简直好看的不像话。

????人们仿佛对长得好看的人总是分外宽容,就拿冯夷来说,若是他生得粗劣丑陋,在作出这许多风流韵事之后,人们提到他只会说上句:“真是个人渣”,可是现在大家对他的评价都是:“倒是个情种”由此便可以看出,颜值在人们的生活中有着举足轻重的作用。

????白止心想:如若可以靠脸吃饭的话,自己八成是要被饿死的。

????司锦纵身从男子怀里跃到地上,恢复了人身。司锦的容貌在四海八荒之中绝对是数一数二的,所以只要对方的审美没有问题的话,一见钟情发生的几率是很大的。

????冯夷是个正常的男人,以至于在看到的司锦的时候,喉结也情不自禁地上下抖动了几下。

????“姑娘好似在哪里见过。”

????熟悉的开场白,这话连白止都能听出来,这分明就是赤裸裸的搭讪啊。

????但是司锦不一样,她自小养在深闺,涉世未深又没见过什么男人,倒真相信了冯夷的话,脸上顿时蒙上了红晕,说道:“有有见过吗”

????“自然。”

????冯夷声音温柔,眼神深邃得就像一湾潭水,朝司锦伸出了手。后面发生的事情不用说,想必诸位看官也可以想到,总之就是乃蒙郎君一见钟情,故贱妾有感于心。

????“他有着时间最干净清澈的眼睛,以致于后来他在做出那么多的事情之后,我仍旧不敢相信,这就是曾经那个对我万般柔情的男子。”司锦说罢,有些无奈地摇了摇头。

????你看,在对待爱情这种事情,男人总是主动而又火热,而且每次却又都能全身而退,最后深陷其中不能自拔的往往都是女人。

????说回正题,司锦跟着冯夷在人界游玩,被爱情冲昏了头脑的司锦将回北海的事情全然抛在了脑后,等到她想起要回去的时候,已是数月之后。

????司锦将自己的身份如实告诉了冯夷,冯夷也表示理解。纵是万般不舍,却也只能暂时分离。

????“记得回来找我,我会一直在这里等你。”离别之时,司锦记得冯夷这样说。

????当司锦回到北海的时候,才知道北海已经乱了套。因为四处都做不到司锦,可算是急坏了水君,恨不得将整个北海翻个底朝天。

????要不怎么说爱之深恨之切,水君在得知司锦竟然一个跑到人界之后,勃然大怒,关了司锦禁闭,也就是北海的小黑屋,说是小黑屋,其实就是多了几个人把守。

????这一关就是一年,因为神仙的寿命是很长的,这一年对凡人来说或许十分煎熬漫长,但是对神仙来说不过是转眼之间。

????司锦被放出来的第一件事自然是要去找冯夷的,可是当司锦欢天喜地地来到两人约定的小木屋时,却早已是人去楼空。司锦发疯似的四处打听冯夷的下落,最终功夫不负有心人,司锦在一次宴会上寻到了冯夷。

????司锦喜出望外地上前,从背后一把抱住冯夷,乖巧地将脑袋靠在冯夷背上,声音已是呜咽:“我总算找到你了”

????冯夷打开司锦的手,转过身来,望向司锦的时候却是一脸疑惑:“我们认识吗”

????司锦的笑容僵在了脸上,愣在原地许久,却仍不死心的说道:“我是司锦啊,你不记得了吗”

????冯夷身边的女子只怕数都数不过来,若是教他个个都记得,确实是有些难度。

????这时传来一声酥软的女声:“夷哥哥”

????那女子瞥见了司锦,急忙挪步到冯夷身边,伸手挽了冯夷的胳膊,撒娇似的“质问”冯夷:“夷哥哥,她是谁啊”

????说话的女子是个女仙,唤作宓妃,肤若凝脂,面如秋月,倒是个美人坯子,说话时绵绵软软,司锦一个女人听了身子都要酥了,更不要提冯夷了。冯夷爱护心切,急忙伸手揽过宓妃,低声哄劝道:“这位姑娘只怕是认错人了,我并不认识她。”

????司锦不敢置信,嗓音从喉咙里飘出来,“怎么会,怎么会不认得我”

????司锦曾幻想过无数种两人见面的情景,她想把这几年经历的事情都说给冯夷听。可是她从未想过,几年的时间他竟然早已是美人在怀,而且将自己忘了个一干二净。他明明是那样温柔的一个人,竟然也会说出这种令人肝肠寸断的话来。司锦心口疼得厉害,强撑着才没有让自己倒下来。

????“你可能真的是认错人了,”宓妃看向司锦的眼神里满是嘲讽,然后转过头笑着对冯夷说道:“夷哥哥,他们叫你呢,我们快走吧。”

????望着二人离去的背影,司锦只觉得眼前一黑。她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的北海,心里虽是难过,却哭不出来。在寻找冯夷的这几年,便是再艰难,她也没有想过要放弃,夜里难受的时候也只能抱着被子,不叫自己哭出声来。“记得回来找我,我会一直在这里等你。”记得冯夷那样说过,如今司锦终于找到他了,可是他却将司锦忘的一干二净,之前两人的种种,竟然全都化作他口中一句:“这位姑娘怕是认错人了。”

????司锦坐在床榻上,望着满屋的烛火,一坐天明。

添加书签

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/提交/前进键的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